北京日报客户端 | 记者 路艳霞

距上一部小说《我的千岁寒》15年之后,王朔推出了最新长篇小说《起初》,四大卷中的第一卷《起初·纪年》8月16日面世,引发读者刷屏式关注。

久未出现在文学江湖的王朔,的确人气高涨。8月12日,在几乎零宣传的情况下,“王朔出新书了”话题在微博、抖音,双双成热搜。当天,该书开启全网预售,之后连续三天登上新书榜top1。直到8月23日,这本书还是牢牢占据当当新书榜top1的席位。加印的好消息也传遍全网,8月16日上市后,传来了再加印10万册的好消息,而此前已加印了一次10万册。

抛开外界热度不说,读者、评论家的阅读反馈却姗姗来迟,看起来,这本大部头要和短视频、热剧、明星、育儿、饭局争抢时间,难度不小。

不过,在当当、京东,还是有购买用户留言,尽管大多是针对物流说事,但还是有一两成用户发表了读后感。有的感觉巅峰时期的“朔爷”又回来了,字里行间又看到了《顽主》的幽默和俏皮;有的佩服王朔将沉重历史轻松拆解的功夫;有的说“王朔新书一定要第一时间拥有”。

在文艺青年根据地豆瓣,关于这本书的评价不多,书评迄今为止还未见到一篇,仅有的几条都是短评,且言语间似乎不想留情面。“有点心疼70多块钱”、“不伦不类,完全看不出这种四不像的语言对于这部历史小说的必要性和助益”。这让守候豆瓣评论,再决定是否“投资”买书的读者颇感意外,以至于读者“和菜头”非常不解地说:“为什么到了王朔新书这里,大家却在保持可贵的沉默呢?为什么有时间晒,却没时间写评价呢?”

无论怎样,书评的沉默还是惹得人想一探究竟。书评人魏小河说,“比想象中更大,更厚。但我高估了我自己。序言看完,又看了一节,就看不动了。主要还是语言不习惯,可能没怎么看过王朔,忘记了这一茬,他的北京话顺流直下,有人说特别爽,但我实在难受,又是讲汉武帝,搭配起来我脑袋快烧短路了,还是放弃得了。”

也有一些文学圈内人只是私下聊几句,但也就此打住。就像“和菜头”所言,“对于很多今天尚在壮年的人来说,王朔的作品是自己少年时代、青年时代的枕边读物。然后就失联十多年,各自为了生活而奔波。心存美好,但也只是偶尔想念而已。现在重逢,双方都是尘满面鬓如霜,所以就不忍心上手。”

无论怎样,还是有作者通过自媒体抛出了犀利观点。“我觉得王朔的这次文体实验是彻头彻尾的失败。”作者“风流天下闻”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,有朋友独独推崇结尾第七十八章,说是神品。“但我看了之后,也并不觉得是神品。”这位作者认为,这七十八章共四页,第一页是纯粹抄古书,间或扯两句自创“文言”,第二页抒发衰老的感慨,但也没什么深意;三四两页就纯属梦呓了,不知所云。

寻找书评可能有些心急,毕竟这部书700多页,要给人阅读、消化、品评的时间。但不得不说的是,与新书上市同步的这几天,王朔的人生传奇、各种八卦倒是被扒拉个遍,人们还纷纷顺势回忆起自己的青春。至于王朔写了什么似乎已经不重要了,人们看重的是他重出江湖。

最后修改日期: 2022年9月25日

作者